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有朝一日刀在手

64|五腐雜煲23

有朝一日刀在手 | 作者:退戈 | 更新時間:2019-10-13 18:07:2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都市之最強狂兵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諜影風云重回八零盛世農女農家小福女攝政王的醫品狂妃大佬寵妻不膩逆天邪神
  兩點多的深夜, 酸雨停后,按照流程恰好是各考場新一階段戰斗的開始。許多觀眾跟著從被窩里爬起來, 握著光腦繼續追直播間的進程。

  原本慢慢冷清下去的評論區又熱鬧起來。一群陌生人互相打著招呼。

  此時聚集在這里的, 一般都是軍校聯賽的忠實粉絲,他們互相交流著自己缺失那段時間里的重要劇情。

  正當有人準備著去各大考場里詢問一下戰況的時候, 中央直播間將寶貴的鏡頭分到了第五考場——開云的畫面。與此同時, 一大批觀眾跟著涌進評論區。

  “從第五考場來的, 我們那邊的解說真的太爛了, 請求三夭換個有水準的, 好嗎?”

  “終于又上主直播間了!請解說分析一下開云剛才的那招浮光!我jio的其實不簡單!”

  “開云沖啊!沖上前十前三不是夢, 你還有六個多小時!”

  “不管最后第幾名, 大逃殺的MVP非開云莫屬!要不是前幾場分數太低, 她是妥妥的模擬賽第一了!”

  “之前聯軍想招開云,結果人家沒答應,這一次大公子舍命陪她刷分, 呵呵, 我覺得一切都是陰謀!”

  “老校長連鵝子都舍得犧牲了?”

  “……可大公子從來不是一個聽話的寶寶啊。”

  三夭后臺的房間里,坐著四個喝著咖啡悠悠熬夜的解說,他們掃了眼觀眾的評論, 又看了眼屏幕中的畫面, 沉默片刻,說道:“現在的戰局有點混亂,大家隨便看看,應該都能意會。”

  正互相亂打就對了, 要拆解分析他們各自的招式的話……畫面跳躍太快,他們顧不過來。

  左邊位的解說還是用一句話總結了下:“鐘御同學完全是同歸于盡式的打法。我們看見他的目標非常明確,都是另外幾位比較眼熟的高分選手。其他人基本是逮誰打誰。目前場上的戰況還是比較焦灼的,畢竟人數差距難以彌補。戰局整體正在慢慢向外擴張,暫時沒有決定性的逆轉畫面。好,我們先來看一看觀眾們提到了浮光。”

  他們的語氣依舊十分平淡。

  隨后四人翻出了之前錄像。

  “浮光這個名字讓我覺得有點熟悉。”

  “我可以肯定的是,不在目前任何聯盟公開的教程之內。”

  “請再倒回去讓我看一遍。”

  畫面再次重播。

  “嗯……”一位解說沉吟道,“開云是先將內力覆蓋在刀身上,然后進行攻擊是嗎?”

  “可惜她的控制度不是那么精準。”

  這時其中一人將錄像關掉,把開云正在打斗的畫面放大開來。

  四人目不轉睛地盯著。

  先前混戰的時候,開云時不時要來一個“大招”,就跟葉灑說得一樣,花里胡哨,靠的是打對面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到了現在,她又恢復了自己最習慣的打法。

  你去分析,大概只有兩個字——簡單。

  她的刀總能在恰當的時機,出現在最應該的位置。而她的內力與力道,能幫她抵擋得住那些襲到眼前的重擊,再反擊回去。

  僅此而已。

  她的刀法還不夠快,反應不夠敏捷,戰斗意識也不夠強烈,但確確實實,已經有了那個人的影子。那股不知疲倦的毅力,還有略帶一點玩世不恭的痞氣,更是一模一樣。

  當年就是這種熟悉的場景,青年在所有人的震驚與不可置信中,狠狠給了他們一掌,叫他們放下所謂的尊嚴和驕傲,抬起頭去正視,甚至是仰望。

  “我聽說,開云跟秦林山的關系特別好。在比賽開始之前,他們還一起去看真人擂臺賽了。”

  幾人恍然大悟。

  “哦,我知道了。”

  “那我也知道了。”

  “你不說我也感覺出來了。”

  四人都是一副我們知道但我們不說的語氣,默契地結束了這個話題。

  觀眾:“??”

  然后呢?你們知道自己爽就完了?

  四人語氣難得地拔高起來。

  “開云的攻防都很直白,你幾乎從中找不到什么高難的搭配,甚至看的時候覺得你也會,為什么?因為她已經窺破了對方的招式,給你的就是一個最終的答案。”

  “我們說返璞歸真,大道至簡,就有那么一點這種意思。不管你的招式是大招,還是虛招,還是什么連環招套招,前面舞得再漂亮,打得再隱蔽,最后用來攻擊的,其實就那么一瞬間。如果你把對攻防的理解,參悟到了最清晰的地步,那么你的眼睛里,只需要關注到那最后一招就可以。同樣你的攻擊和防御,也只剩下了最簡單的一個步驟。”

  “有人說開云的攻擊路數過于簡單過于低級,我不同意。恰恰相反,她正在往更高處的位置走著。你不站到她這個高處,你就不能理解。”

  “我們得承認,她是憑借著自己的實力走到的這一步。就算你覺得她不厲害,到上手了你就是打不過她。包括現在很多年輕人的誤區也是這樣,其實招式不在于高級,而在于好用。”

  四人的態度都是一致夸贊。

  解說:“另外,開云是不是進步了?”

  之前開云放大招時對內力的運用,準確形容那就是浪費。尤其是她在學習棍客的那招風卷殘云時,肉眼可見的,有一半的內力都在正式攻擊前被她打了出去。

  她內力龐大得猶如一只野獸,可她還沒學會怎樣掌控那種力量。

  現在不一樣,能明顯感受到她的打法變得內斂了,

  “我覺得開云對于內力的掌握更加得心應手。之前就是莽,現在是莽中有收。”

  “是,我們說一個天才的成長是恐怖的,許多人抓到了自己的缺點,但永遠在不知道怎么改進的路上,而天才可能只需要一點經驗,她已經自主地在修正了。”

  觀眾們將信將疑,評論區里爭吵不休,在部分人刻意的節奏影響下,畫風越來越歪。

  “這彩虹屁真是高端又有內涵,但是未免太夸張了一點吧?”

  “開云虐殺二軍六十幾人是鐵一般的事實。別說是在這么大的人頭差距,以寡敵眾的情況拿到的積分,就讓你一對一輪流挑,你能嗎?一場沒結束就跪著喊爸爸了吧?”

  “二軍學生這么垃圾,不如滾回去重新教育,我閉著眼睛也打得比他們好,都什么玩意兒啊?看得我火氣出來了!”

  “二軍墮落了,教練就這水平,把那么好的生源給毀成了這樣。”

  “有些人真是借著機會抬高自己,太不要臉。”

  部分數據流觀眾已經開始錄像,準備在結束之后,進行建模推演重現,以證明究竟哪方的觀點才是正確的。

  “嗯,等一下。”其中一位解說突然冒出個想法,召喚道:“管理員小哥,麻煩把鏡頭完全調整成開云的視角,讓觀眾們親身感受一下。現在是午夜,環境應該是允許的,請想體驗的觀眾,切換到全真觀影模式。抱有質疑態度的朋友,可以在結束之后,再進行辯駁。”

  考生全真視角的方式其實不適合于觀看,因為大家都知道,打架的時候需要眼觀四路,耳聽八方,展現在鏡頭中就是天旋地轉。

  不過現在,觀賞度已經是其次,沒有B數,才是關鍵。

  直播管理員欣然應允,在屏幕中打下了切換視角的倒計時。

  三秒過后,中央直播間從上帝視角轉化成了個人視角,并開啟了全真投影模式。

  身處在全真模式下的觀眾,剛睜開眼就被各種內力迷花了眼。

  因為開云戴著防光鏡,整體畫面偏黑,其實并不大清楚。上方的位置有一道過于明亮的光源,縱然是防光鏡也無法徹底消除,極大地影響了視野的清晰度。

  前后左右都是晃動的人影,可以看出本人與對手都在快速移動。再定睛細看,只覺得身邊暗器與長鞭齊飛,刀光與劍氣一色,切換后過了許久,都沒捕捉到一次準確的攻擊。

  唯有耳邊變得清晰的撞擊聲響在提醒著他們——我擋住了!我又擋住了!我一次抬刀,不僅擋住了暗器還擋住了前面這個人的攻擊!

  急促的聲音變化,與目不暇接的招式往來,無不透露著一個事實:環境中任何一點細節,都可能成為致命的潛伏危機,手上只要慢了一拍,就會陷入永久的被動。要是出刀不夠簡,手法不夠快,根本無法保證攻防的速度。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開云能身處其中并頑抗至今。

  如果換成他們,甚至還活不過一秒,而死的時候,也不會知道究竟打敗自己的家伙是誰。

  設身處地所帶給他們的震撼,完全難以形容。

  解說:“有一定武學基礎的人應該都清楚牽制招式的可怕。它會影響你的判斷力。一對多所面臨的情況絕對比牽制要復雜得多。面對這種目不暇接的攻擊,如何在剎那間安排好一切,有人能做到嗎?”

  別說做到,身處其中就要窒息了。他們連對方的攻擊都看不清楚,談何分析?更妄論應對。

  另外一解說道:“要求做到難度太高了一些。我只想問,有幾位觀眾,是可以跟上開云的反應節奏的?”

  開云的招式完全沒有套路可循,變化之大之快,連眼睛都沒跟上。每個招式出去之后,可能還要想一想才明白她的意圖。

  這樣對比,他們真的跟木頭人一樣遲鈍。

  解說輕笑了下,說道:“評論中有一個人這樣說,‘是二軍的攻擊太弱了,否則反擊不至于那么輕松。所謂一力降十會,如果用十成的力,絕對能夠打亂開云的節奏。二軍一大幫男生的力氣難道連個女生都比不過嗎?那不是廢又是什么?不如就是表演賽’。他是這樣講的,觀眾里是不是還有其他人也那么想?”

  評論區中果然冒出幾條類似的質疑。

  “雙方都有道理。”

  “今天看比賽給我的感覺是,二軍確實不大行了。”

  “人數差距大到這種地步還打成這個樣子,很難找借口了吧?”

  左側解說手指在屏幕中點動,一面說道:“好的,管理員小哥剛才又往我們的手上遞送了一份數據統計。我已經請他將參數加到視頻中去了,現在請大家查看。”

  屏幕重新被調回到上帝視角,觀眾們齊齊從窒息的環境中脫離,長長松了口氣。對戰場的恐懼反而更加強烈了。

  畫面中,一個手執雙刀的二軍學子正在對開云進行連斬。

  他死死握住手中的兩把短刀,憋紅了臉朝開云殺去。

  二人的刀鋒相撞。

  一個數據從刀刃上跳了出來,顯示著“762KG”,隨后另外一把刀追上,刃上再次跳出“雙連擊!”、“745KG”。

  開云的神色中并沒有出現勉強,她一面招架,一面用輕功后退,借由距離和速度來減少對方的攻擊力道。可是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她的腳下多了一排深深的轍印。

  這還不算,青年調整了姿勢,借著揮舞的力道,旋身繼續追擊。

  每一次攻擊都有數據統計,直到最后一次起跳下壓的劈砍,也被開云用兩手撐住,才算停止。

  4秒7連擊!

  這個數據一出來,原先質疑的人都安靜了下去。

  畫面中開云被青年的最后一擊逼得身形趔趄,正在調整時,側面立即飛來無數的暗器,準確地瞄準她的致命穴位。

  危難之際,葉灑折扇飛過,替她擋去了頭部的致命傷害,開云也迅速穩住,側過刀身掃落一片。

  隨后鐘御一個橫步,抓住葉灑的武器,再振臂一擲,給他送了回去。

  這三人的配合只在數秒之間完成,行云流水般得順暢,事先沒有任何的交流,全憑默契。

  二軍青年見狀可惜地嘆了一聲,甩了下頭之后,又瞬間重振旗鼓。

  他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挫敗或不甘,只有洶涌的戰意與固執!

  他要打敗面前這幾個人!

  他身后的兄弟及時越位而出,跳到他的面前,接替道:“我來!你先去調息!所有人接上!重傷她我們就贏了!”

  觀眾這樣細看,才發現這場比武斗爭的精彩之處。它體現在所有的細節,也體現在所有的堅持。

  每個人都在全神貫注地與極限做著斗爭,考驗他們的是信念,是團結,也是意志力。

  解說還是繼續說道:“有幾個觀眾,自認為可以在五秒之內發動七次速攻,每次力道都在七百五十公斤以上,最后一下重擊可以達到一千公斤以上的力道。有能做到的,請馬上去聯系各大軍校,我相信知名軍校都會非常樂意接收你入學。”

  “如果大家不知道這樣的數據是什么水平,可以前往訓練大樓自行測試。私人健身場的數據可能不準確,會有大幅偏高,但是沒關系,你們也可以按照虛假繁榮的數據來進行比對。”

  “另外請大家不要忘記,目前是凌晨三點,他們已經拼搏了十八個小時。身上還有內力加倍損耗的負面狀態。”

  幾位解說一唱一和地聯合起來,語氣中帶著對某些觀眾的暗中嘲諷。但并沒有繼續下去,表達完意見后馬上止住了話題。

  輩分最大的解說總結道:

  “聯盟的軍校生是在無數嚴苛的挑戰中成長起來的,我想告訴大家,武學的世界的確是殘酷的。你可以說勝利就是一切,但是請不要去否認失敗者的努力。站在勝利高處的人,才最清楚自己為了這個結果付出過多少的血汗。正因為對手值得尊重,勝利才值得慶祝。不管怎么樣,許多人可能會認為二軍實力不足,但我覺得他們并不。各個層面的不。”

  “進行到這種程度,無論結果如何,第五考場的這場比賽,值得掌聲。”

  ·

  又過了半個小時,中間直播間再次切屏。觀眾們涌回到第五直播間等待結果。

  早晨五點半,第一抹日光從地平線上升起。

  開云等人在二軍的負隅頑抗之下,最終沒能延續一往無前的神話。

  開云與葉灑因為前期的傷勢影響,重傷后各自死亡一次。鐘御毫無心理負擔,跟個人形炸^彈一樣,專門帶著對面的精英共赴黃泉,將對面指揮殺得嗷嗷跳腳,精神衰弱,頭皮都炸了起來。

  終于,九點的倒計時來臨。

  所有人結束戰斗,等待傳送。

  開云的擊殺總數定格在79人。所有考場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位。可惜由于先期劣勢,還是沒能達成前十的光榮成就。

  二軍眾人癱倒在地,仰頭看著湛藍的天空,眼神跟心靈都是一片空虛。

  二軍指揮倔強地抬起頭,朝鐘御豎起一根中指,鐘御笑著朝他揮了揮手。

  “死結。”二軍指揮說,“從今天開始我們二軍的宿敵不再是一軍,而是你們!”

  “反正我快畢業了。”鐘御遺憾說,“不能代表學弟們招待你們。”

  指揮嘔血:“我呸!”

  突然一片白色的布揚了起來,飄到空中,霸占了他們的視線。

  大字寫道:“航空號7682”

  下方加上一行小字:“如需旅游簽請聯系開云官方認證賬號。”

  葉灑嘴角抽搐道:“這都什么啊?”

  “為了帶我的國民回家看看,我包下了一艘飛船!”開云跟他握手,“也歡迎你來!”

  葉灑:“……”總覺得這趟航班是有去無回。

  開云那邊打開背包,再次抖開一塊布。

  這次是從未見過的紅色的布。

  她小心地把旗子展開,然后雙手高舉。

  “為我的第一個國民升起國旗!”開云奮力張開雙臂,想讓所有人能看見旗子的全貌。

  “歡迎盧闕,加入荒蕪星!”
有朝一日刀在手最新章節http://www.edagcp.live/youchaoyiridaozaisho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鳳御九州叢林戰神最強戰神最強狙擊手戰神之王籃壇第一外掛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重生女神超兇噠重生校園:學霸女神,寵上癮總統大人來官宣
买竞彩半全场中88万